小面协会

扫一扫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

古代面汤,是赵从仓先生提到的喇家遗址出土的面条遗物

最初谈到古代面汤,是赵从仓先生提到的喇家遗址出土的面条遗物,距今四千余年,应该是目前发现的最早的面条。赵先生是雍城人,向来喜欢吃面条,自然也很关注这个发现,并调侃说要建一个面条博物馆。之后又遇到了王希先生。王希先生也喜欢吃面条,还特别喜欢油泼辣子,而这套古代面汤文化的设想也是最早由王希先生提出来的。在这之后,我们将这套理论不断丰富,并将之与考古实物相结合,意外发现经过实践的检验,这套理论的合理性愈发强烈。
    要理解中国古代的面汤文化,就要先明白面汤的实物。东汉刘熙《释名》中提到的“饼”被看做是最早的关于面条的记载。《说文解字》注中特地提到“面饼”和“米饼”,并说“面,麦末也”。结合文献记载和考古实物,面应该是指使用谷物磨粉制成的条状食物。而这里所说的汤,特指煮过面条之后的面汤。
    在说明了面汤的实物之后就可以来探索其背后的文化含义以及对中国古代历史的影响。


    我们知道,火的出现使人们开始吃熟食,但烤熟的食物并不是很健康。之后出现了陶器,陶器的出现使人们可以食用更健康的煮熟(用鬲)和蒸熟(用甑)的食物。而且人们发现,将陶土捏成面条状,再使用泥条盘筑法可以更好的制作陶器。在新石器时代,面条的出现使得人们的生活更加健康,促进了人的思维能力和身体素质的进化,而面条对陶器的影响也推动了当时生产力的进步。至此,面条不仅仅成为了古代人类喜爱的食物,也逐渐被认为是上苍赐予人类的礼物,进而被崇拜。这就能解释一些陶器表面的条状纹饰的来源,我们可称之为“面条纹”。煮过面条之后的面汤因为面条的神圣意义而被认为是一种高级饮品,在一些重要的场合才能饮用。而这一时期仰韶文化遗址中发现的红陶尖底瓶被认为与面汤有关。我们知道,这类尖底瓶一向被认为是古人关于重心移动原理和定倾中心法则的运用典范——使用它来汲水十分方便。但实际上,只有部分尖底瓶符合这个说法,还有一大部分用来汲水并不方便。尖底瓶的口小(里面的液体不易泄露)、腹鼓(增大容积)、双耳(便于背挎携带)、尖底(便于插入松土中防止液体渗出,因为陶器普遍渗水性很高),这些特征看来它似乎应该是作为储存装置,就像是两汉的茧形壶一样,用来储存较为珍贵的液体的。据此,我们推测,尖底瓶应该是储存面汤的面汤器。
    面条和面汤在青铜时代进一步影响了中华文明,进而促进了中国别致的青铜文明。在面汤文化影响下的夏商周三代,其青铜文明在夏时已小有规模,至商晚期以面汤器的全面繁荣为标志达到顶峰,在周代则发展不大。
    国之大事,唯祀与戎。面汤被广泛的用于祭祀和征战之中,这从这一时期的历史实物中可以看出。
    陶器上的面条纹在青铜器上表现为云雷纹。从其他的一些纹饰上看,面条的形象进一步发展为夔龙。而中国的龙文化可以看做是面汤文化的分支。祭祀中使用的一些礼器,更是与面汤有关。如:
    鼎是煮面条的锅。
    豆是盛一些调料的(王希先生认为是油泼辣子),在祭祀时以双数出现,数量越多说明主人身份越尊贵。
    簋是盛面条的碗。
    盨和簠是盛放一些杂粮面条的。
    匕是用来切面条的(早期没有筷子)。
    面汤器尤其多。如:
    斝是用来加热面汤的温汤器。
    爵是饮汤器。爵上两柱可以挂上纱布过滤面汤;可以用纱布包调料来改变面汤的味道;可以挂面条,使人能一边吃面一边喝汤;可以在面汤快喝完时顶住客人的鼻梁进而提醒主人该给客人加汤了。
    尊、彝、卣、罍、觚等都是盛汤器。
    这里要提到古人的沃盥之礼。古人认为祭祀和宴飨前应洁手。而流水不腐,所以要用流动的面汤来洁手。用盉盛汤倒出,人手接汤洁手,用盘在底部盛汤。这便是古人的沃盥之礼。
    而征战中将士的兵器与面汤也有关系。戈最早是削面器。《考工记》记载“戈广二寸,内倍之,胡三之,援四之”,这样比例做出的戈用来削面十分合适。而矛是和面器。而将戈和矛放在一起,便得到了十字形的戟,既可以削面又可以和面,十分实用。
    这时为配合吃面喝汤,统治者将乐和面汤结合起来。在宴飨时,会伴以鼓、钟、磬等乐器,至今我们说古代人吃面是“钟鸣鼎食”。
    古代的礼制十分严格。不同等级的人使用的面条器和面汤器都不一样。我们讲,鼎是锅,簋是碗,鼎以单数出现,簋以双数出现,搭配使用。《周礼》中规定,天子九锅八碗,诸侯七锅六碗,卿大夫五锅四碗,士三锅二碗。
    人们是如此喜欢这种食物以至于想要将自己置于其中。周天子的葬制——黄肠题凑,便是将自己的椁室变作了一碗面条。
    由面汤奠定的中国文化在此后的各个时期不断发展,这里限于篇幅,不再赘述。